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刚刚落成的济南火车站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19辑(新)
·《老照片》第118辑
·《老照片》第117辑
·《老照片》第116辑
·《老照片》第115辑
·《老照片》第114辑
·《老照片》第113辑
·《老照片》第112辑
·《老照片》第111辑
·《老照片》第11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我的“文革”摄影遭遇
发布时间:2018-07-12 来源: 作者:邹士方 浏览: 次 【字体:
从1968年到1971年8月以前,我是个游山玩水的逍遥派。北京各处的名胜古迹,山山水水,都留下了我的足迹。虽然政治压抑着人们自由的心性,但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自然风物依然美丽,我可以在山水中放纵自己年轻的躯体。长安街头的云朵也许预示着什么,动物园的鹅队完全是青春的圆舞曲。玉桥云霞凝重,暮色冬云壮丽,蔷薇双鹅浪漫,高山青松庄严。清晨,当一只小鹿睁开朦胧的双眼,午后,当一只蜜蜂徜徉于花朵间,你感到生命的活力无处不在。
生活依然在继续。
但有时你还是逃脱不了政治。1969年夏天,北京修建环线地铁,将西直门城楼、箭楼等拆除,在箭楼下发现埋在地下的元朝和义门瓮城门。我闻讯赶去拍照,却被工作人员没收了照相机。他们阶级警惕性很高,让我到他们的办公室谈谈。结果发现我并非坏人,才将相机还我,还好没有曝光胶卷。瓮城门原址现已辟建为道路,城门没有保留。同学们认为我拍的这张照片,很有历史价值。在明代的城墙里砌着元代的城门,这是北京地域层累型文化记忆的一个象征,也是一个佐证,呈现了北京的历史感和文化纵深。
 

作者在元代和义门瓮城门前(1969年夏)

 

 

 

作者(中)与中学同学顾江(左)等在颐和园摆弄照相机(1969年)

 

 

 
后来我在牛街拍摄礼拜寺,又遇到同样的情况。我刚掏出相机,就被当时被戏称为“小脚侦缉队”的戴红袖标的居民大妈们抓住,扭送公安派出所。结果也是有惊无险,不过照片后来没有保存下来。
       1970年我因为洗照片,有过一次尴尬的遭遇。我的一位小学同学和他的一个弟弟、一个妹妹都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父母也去了干校,他家里只留下一个小妹妹,与我也十分熟悉。他家有洗照片的设备,但没有暗室,过去我经常夜里在他家洗照片。现在虽然他不在家了,但我征求了他小妹妹的意见,夏天的晚上就在他家外屋洗照片,他的小妹妹在里屋睡觉。谁知半夜街道居委会老大妈来查夜,怀疑我与同学的小妹妹刚发生过不正当关系。我怎么解释,她们还是抱着怀疑态度问这问那。

天安门广场国庆雨夜(1970年)

 

 

长安街的云(1974年)

 

       我脸上发烧,同学的小妹妹害羞得更是语无伦次。由于天热,我只穿着裤衩,上衣脱了,光着上身。同学的小妹妹也只是穿着小裤衩、小背心。那年我二十一岁,同学的小妹妹虽然只有十四岁,但身体已发育得凸凹有致,个子又高,乍一看,完全是个大姑娘。孤男寡女,深夜同处一室,穿着暴露,难怪被人怀疑!老大妈们询问了我的住址,就叫我端着一盆泡在水里的照片,押解我到我住处的居委会去。我当时十分尴尬,好在同学家距我家不远,只隔着一条马路。到了居委会,居委会主任是认得我的,她是解放军萧文玖少将的夫人,她的儿子与我是北京三中的同学,她也知道我喜欢摄影。于是她为我做了担保,放我回家。一场误会才消除了。

 

 

上一篇:我家的几张全家福
下一篇:没有了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