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刚刚落成的济南火车站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08辑
·《老照片》第107辑
·《老照片》第106辑
·《老照片》第105辑
·《老照片》第104辑
·《老照片》第103辑
·《老照片》第102辑
·《老照片》第101辑
·《老照片》第100辑
·《老照片》第99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照片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6-07-13 来源: 作者:罗治 浏览: 次 【字体:

  

  1961年,我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初中。1963年5月5日参加过一次学校为九位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年以上的教职工举行的庆祝会。九位老教职工胸戴大红花接受领导和师生的热烈祝贺,学校同时举办了这些老教职工的业绩展览。这次活动留下了一张合影,数学教师关秉衡和王明夏、语文教师赵静园、物理教师刘希璞、化学教师谢莹、写字课教师邓逸真、实验室管理员钱德福、会计李宝忱、老校工许占魁等九位老教职工端坐在第一排,莅会的领导及嘉宾们站在后面,其中有教育部部长杨秀峰、副部长刘皑风,北京师范大学校长林砺儒,北师大党委副书记浦安修,兰州大学校长江隆基,教育部普教司副司长丁丁,北京市教育局副局长闫伯铭,前后四位校长苏灵扬、孙岩、卞仲耘、胡志涛和周恩来夫人邓颖超及郭沫若夫人于立群。组织者安排老教师、老教工坐在前排,领导和嘉宾站在后排,这样的场面今天已经见不到了。

    照片中前排左起第三人是赵静园,她1925 年毕业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独身一人,任教一辈子。在当年举办的展览中,展示柜里摆放着鲁迅先生为赵静园批改的作文。鲁迅先生是赵静园的老师,曾在她的作文本上划出一道道表示嘉许的红色波浪线。赵老师是我们的老师,我们就是鲁迅学生的学生了。当时我感到十分自豪。

    照片中前排就座的关秉衡、王明夏和当时差一点就够三十年教龄的张玉寿,都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来校任教的女教师,她们都是终身未婚。1960 年,王明夏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她所在的数学教研组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集体”。王明夏的父亲曾是湖南第一师范的数学教员,当过毛泽东的老师,20世纪50年代初期,王老师曾去中南海见过毛泽东。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讷都在女附中读书,王老师曾为她们补习数学。三年困难时期,李敏、李讷在春节期间来探望过王老师,送了一些糖果点心。有一次她们对王老师说:“爸爸说,您的父亲是他的老师,您是我们的老师,他请您到中南海做客。”王老师淡淡一笑,婉言谢绝说:“谢谢你们的爸爸。他现在是国家领导人,我是平头百姓,还是不去打扰了吧。”“文革”初期,王明夏和张玉寿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学生勒令她们交出“非法所得”,她们特别老实,下午便把两万元存折交了出来。这在当年可是一笔天文数字!1961年,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向我校领导了解教师情况,得知王明夏和张玉寿教龄很长、教学质量优异,建议提高她们的级别。后来她们很快就被提为中教一级,以后又晋升为特级。由于她们生活非常节俭,又没有家室之累,所以积攒下了这样一笔“巨款”。

    前排右数第四位是刘希璞老师,他讲课生动有趣,一口山东话,透着朴实幽默。他为人慈祥和蔼,把我们都当作小孙女看待,谁作业完成得好,他就会给她画一幅钢笔风景画,以资鼓励。我们班差不多每个同学都得到过他送的小画,我们都特别敬他、爱他。他给我的那幅画我还清楚地记得,茂密的树林中有一座坡顶小木屋,林中小路从小木屋后弯弯曲曲伸向远方……

1963年5月5日,北京师大女附中庆祝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年以上教职工大会合影留念。

 

前排左起为:谢莹、邓逸真、赵静园、关秉衡、王明夏、刘希璞、李宝忱、钱德福、许占魁;

后排左起为:卞仲耘、胡志涛、孙岩、苏灵扬、江隆基、刘皑风、丁丁、邓颖超、杨秀峰、林砺儒、闫伯铭、浦安修、于立群。

 

    照片后排左数第一到第四分别是副校长卞仲耘、胡志涛和前任校长孙岩、苏灵扬。她们都是20世纪30年代的老革命。苏灵扬是周扬夫人,我上女附中时她已调走,孙岩继任校长,是林默涵的夫人。

    后排右数第五位是当时的教育部部长杨秀峰。1960年的某一天,我的学姐正在上俄语课,教室后门轻轻地打开了,她回头一看,是杨部长!因为学姐家住教育部宿舍,认识他。只见杨部长轻轻掩上门,悄悄坐到最后的空位子上听起课来。当时老师正面向黑板边写边讲,同学们在专心听课,谁也没觉察到杨部长的到来。老师讲了一会儿,才发觉教室后面坐着陌生人,她小声问前排的同学:“后面听课的是谁?”这时,前面的同学纷纷回过头来看。学姐赶忙站起来告诉老师:“是教育部的杨部长!”老师想走过来打个招呼,但杨部长马上示意她继续讲课。教室里很快恢复了平静,俄语课照常进行。当下课铃响后,大家发现杨部长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又悄悄地走了。

    卞仲耘从1949年来到女附中工作,十七年来勤勤恳恳,爱校如家。她主要负责教师工作,但她更热爱学生,特别关心我们的学业和健康成长。她也十分注意解决教师学生的实际困难。

    高我两届的学姐王正志,功课特别优秀,因为父母都是右派,在班里抬不起头来。卞、胡两位校长决定让王正志跳一级,从高一直接上高三。她在北京市数学竞赛中获二等奖。1964年高考她是全国理科第三名。她的第一志愿是清华,清华不收,卞、胡两位校长又把王正志直接送到北师大天文系。

    女附中高干的女儿很多,“文革”前有个别干部子女把在家里听到的内部消息说给在校的同学听。学校党支部立即向中央写了报告,请中央领导同志严格要求子女。不料有的学生给卞校长贴了“大字报”,认为学校不该管这些事。卞校长没有让步,直接找贴“大字报”的同学谈心,苦口婆心地做思想工作,终于使这位同学心服口服。

    卞校长为保证女附中高水准的教学和师资队伍,总是亲自去北师大挑选品学兼优的高材生充实学校的教师队伍。后来七八十年代在全国教育界驰名的实验中学的校领导和教师,基本就是她当年精心挑选的。

 

 

庆祝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年以上的教职工大会会场。

 

 

    不料“文革”风云突变,整个社会陷于疯狂。 1966年 8 月5 日下午两点,女附中高一和初二的一些学生在烈日下游斗校领导卞仲耘、胡志涛等人,经过四五个小时的殴打和折磨,遍体鳞伤的卞校长终于惨死在自己的学生手下。她那年刚满五十岁!

    胡志涛十七岁参加革命,在师大女附中工作了二十年,她呕心沥血办学,1958 年因反对“统考排队、分数挂帅”,被打成右倾反党分子,撤销职务,留党察看两年、降两级,下放工厂劳动。我进学校时,胡校长刚平反回校不久。我记得胡校长每周都到宿舍区巡视,还给住校生开会,告诫我们,女孩子的内衣内裤和卫生用品一定要拿到阳光下晾晒,不能放在阴暗处。这件事现在看来稀松平常,但在五六十年代,很令我们觉得新鲜。

    8月5日那天,胡校长毫无畏惧地对学生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文斗不要武斗,你们这样不符合党的政策!”学生让她喊“我是牛鬼蛇神”“我是反党分子”,她坚决不喊。她的反抗越强烈,挨的打越重,竟被打得腰椎骨折,从此穿上了钢背心。胡校长后来却宽容了打她的学生,她的女儿在2014年1月12日女附中老三届师生见面会上说:“我亲耳听到妈妈(胡校长)多次表达对‘文革’这一段经历的看法,她当时很强调的是:那些学生毕竟还是孩子,‘文革’这么大的事,组织上要负责任。”“文革”后,胡校长被调到安徽工作,在省教育工会主席任上离休。此后她在几所小学做校外辅导员。她生活极其简朴,家居布置陈旧、简单。外出考察完全自费,坐长途车、住小旅馆,有时还自带干粮。她把自己节省的钱,全部用在捐资助教上。

 

 

 

 

 

 

1959年,我校数学组荣获“全国三八红旗集体”称号后合影。前面蹲者左起为朱佩兰、任素娟,

二排左起为张玉寿、王明夏、贺凯芬、庄雅先,三排左起为张国珩、王旭、张连懳、金元、金莉荣、于宗英,后排左起为闫绍华、童直人。

 

    集体照中最后一排右起第一人是郭沫若的夫人于立群,她作为学生家长来参加了这次活动。

    后排右起第二人是浦安修,1935年浦安修在女附中读高三,参加了“一二·九”运动,与左权的夫人刘志兰,还有原北京市委常务书记刘仁的夫人杨慧洁三人冲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被称为女附中的“三枝红梅”。1936年浦安修考上了北师大,1938年奔赴延安,1949年后任北师大党委副书记。她对女附中一直特别关心,分配到女附中工作的北师大毕业生,都由她精挑细选。1959年庐山会议,彭德怀挨整,她也遭受了巨大的精神折磨,“文革”中更是备受摧残。“文革”后她整理了《彭德怀自述》一书,1991年去世,终年七十三岁。

    北京市委文教书记邓拓虽不在这张照片上,但他也为这大会题写了贺词,他是我校的学生家长。 

 

上一篇:肖像背后的故事
下一篇:活着:一部银行职员的相册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