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1966—1976:我的自拍像
发布时间:2013-10-31 来源:91辑 作者:王秋杭 浏览: 次 【字体:

  我和共和国同龄,1949年大军南下时母亲怀着我,挺着大肚子,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第七兵团政治部文工团在隆隆的炮火声中渡过长江。母亲在刚解放不久的杭州城里生下了我,时值秋天,取名秋杭。
  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就读的是当地干部子弟最集中的全国重点学校杭州市安吉路小学,每个班的少年先锋中队都以烈士的名字命名,哥哥在白求恩中队,姐姐在刘胡兰中队,我在方志敏中队……可是,好景不长,生父王子辉(曾任解放军七兵团京剧团团长,时任浙江省文化局副局长)在整风反右中被迫害致死,母亲为了我们五个兄弟姐妹,嫁给了继父。
 
偷来的摄影爱好
                   
  1966年“文革”初期,我母亲和继父双双被打成“走资派”。我当兵无门、招工无望,整天在家闲逛。有一天我翻进一所学校的仓库里,偷出几捆被红卫兵查抄并早已停刊了的《中国摄影》、《大众摄影》和几本民国时期的摄影画报,我一下子就被迷住了。郎静山、郑景康、吴中行、薛子江、刘旭苍等摄影大师的名字和作品深深在我心中扎下了根。我省吃俭用,花五元钱从旧货店里买来一架“幸福”牌照相机,开始自学摄影。那时候整天就是拍照、冲洗、放大,对政治运动毫不关心。放大机是将尿罐扣过来自制的。后来,找我拍照的同学、朋友越来越多。我保存至今的“文革”日记清楚地记录了当年的情景:
 
  今天上午在少年宫广场召开“打倒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在浙江的代理人江华”大会,我们全班的同学都去,但是人山人海,我又推着车子,真无法挤进去。于是我们就溜走了,反正喇叭到处可听。走到延安路,我买了一卷胶卷马上赶回家,因为姐姐讲过今天上午去拍,我飞也似的从武林门绕回家,向毛牛借了车子,就同姐姐一块儿向植物园出发。没有135机子,就用白胖子那架“蔡司”120改装了一下。
  植物园人很少,我们拍摄得比较顺利,光圈都在F16,速度也都是1/50。我是故意让曝光过一点。我喜欢黑白分明、反差大的照片。10点半就赶了回来。
  下午我们又去拍,毛牛买了二卷(半卷),金少清买了一卷,杨小同又跟我们一块儿去……
  我们先到留下,是少清同志建议拍点原野、农村的风味,我们没有反对。结果一座农村的小河的竹桥成了我们很理想的拍照环境。又到干了的水稻田上去,一望无边,远处有工厂的烟囱冒着浓浓的黑烟,美极了。我用F16,是为了景深,用快线帮助拨动快门1/50。最后我们在竹桥上进行了合影。另外二卷,我们用在路上、湖边、草坪和夕阳的大树下……
  回来就冲胶卷,定影自己配,为了使海波化得更快,我用了沸水,结果冲的第一卷(上午的一卷),冲坏了,是我忘记了过去的经验。结果胶卷的药膜鼓了起来,许多药膜破坏。21度胶卷的微粒是极小的,结果用沸水一烫,微粒粗的连肉眼都看得清楚,太倒霉了。其他三卷在D-72配方里进行了10分钟,都还可以,没有冲洗方面的事故,只有拍摄方面,距离没有估计准,以致模糊不清,但大部分还可以……
                                                                68.11.16.
    
  今天是星期天,我们去买了显影水和相纸,印了整整一个上午,都比较成功,也很顺利。一直印到十一点四十几分,回到家里哥哥也回来了,忙吃了饭。
  下午,少清和我去买放大纸,共买了12寸的三张,1元5角4分,又放了一下午。底片反差太大,又比较厚,所以有几张曝光竟达2分多钟。前面有几张曝光不足,后面逐渐掌握了。一直放到天黑,毛牛妈妈骂了。我们赶快回家,大家都吃完饭了……
 
     68.11.17.星期天
 
  不久,我被分配到了杭州市临安县一个山区里插队落户。

 
  我曾是杭州第一批自发成立的中学红卫兵组织的头儿,可没几天就被同校的红卫兵从台上赶了下来,因为他们获知我的生父在整风反右运动中自杀身亡,被定性为“叛党”。于是我一夜之间从“红五类”变成了“黑六类”。从此我摘下了红卫兵袖章,远离运动,远离红卫兵组织,过起了逍遥派的日子。我曾花5元钱从旧货店买来一台“幸福”照相机,开始自学摄影。(1968年8月摄于杭州)

 
  我们经常远离被红色海洋包围的城市来到郊外,拉起心爱的手风琴,这时候我们会忘掉一切。我把这短暂的浪漫和初学摄影的乐趣都写在“文革”日记中,保留至今。(1968年8月摄于杭州)

 

  1969年3月,中苏边界黑龙江珍宝岛发生武装冲突,大批毕业的中学生被调往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969年4月,我写了血书才被批准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独立二团。由于出色的表现,很快被调到兵团司令部带岭武装连构筑战备坑道,被任命为第三排第九班班长。《林海雪原》中的杨子荣那时是我心中最崇拜的偶像。(1969年12月摄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带岭武装连)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崇文中学师生存照
下一篇:被污染的童真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