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秘闻片影 >
   
一位志愿军英雄的自述
发布时间:2011-01-07 来源:46辑 作者:杨守照口述 杨民青整理 浏览: 次 【字体:


  我是铁路工人,从没想当英雄,从没把自己当什么英雄。
  1950年10月,我在哈尔滨铁路局绥化分局胜利车站当值班员。当时,抗美援朝战争已爆发。上级动员说,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为保家卫国,铁路部门要抽人到安东(丹东),虽然没说到朝鲜,但是私下大家都知道要参战。当时,名义是自愿报名,其实都得报,包括三四十岁的中年人。那年我25岁,共青团员,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儿子刚刚两岁。我先告诉了父亲,瞒着母亲报了名。走时,我只拿了条小破被,母亲真以为是工作调转。
  我们一批人共37个铁路值班员,都二十多岁,来自东北各火车站。在沈阳铁路局招待所,一位科长作报告说,如果有必要,铁路上的人也过江入朝。还说:“美国人专打穿蓝棉袄的,不打穿黄棉袄的。”就这样,我们穿铁路蓝棉袄的人,换上了志愿军的黄军装。
  当时,我每月工资50万元,就是50元。大家知道到了朝鲜,中国钱不能花,于是,就买烧鸡吃。我从小生活贫困,要过饭,这回算奢侈了一次。沈阳上车时,我还剩下5万块钱,想了想,买了一条烟、火柴和一副小扑克。
  到了吉林通化,看见一批批朝鲜难民。在集安,能听见天上美国飞机的轰响。大批志愿军到来,没地方住,人们把盖苏文的石质古墓扒开,共二十多个。《资治通鉴》里有关于高丽国泉氏家族宰相盖苏文的记载。石砌的古墓里面特别暖和。可惜当时没有文物保护观念,人刚进去,棺材还在,一见风,马上风化了。
  在集安,又开动员会。上级选了个逃兵典型。那人姓赵,共产党员,车站站长,因为怕死,在朝鲜战场上逃跑,被发现送到了集安。铁路部门上百人参加会,车务的、机务的、列检的、后勤的。领导说,到了朝鲜,跑也跑不回去。
  1950年11月14日,我们从集安过江,到达朝鲜满浦。当时,志愿军铁路运输部门有军管部、运输部、铁道部等。后勤部门让我们领伙食,每人3斤高粱米。领米时,我顺手抓了把盐,心想,只有米怎么吃饭呢?我们要去的地方叫“球场”,志愿军铁路分局在那里。
  后来,我们坐上一列运生猪的货车。同行的还有志愿军后勤某分部的干部,他们可能是营团级干部吧,总共一百多人。因为有敌机轰炸,火车走走停停。
  幸亏分部的人带有吃的,馒头、锅饼等,我们也跟着吃,总算没饿着。在一个车站上,看见朝鲜铁路职工拎着手灯和列车联系。可能因语言不通,我们的车被困在洞子里,机车烟出不去,呛得人喘不上气,只好下车“猫”了一宿。
  列车到了球场,有人来接,安排我们住在朝鲜老百姓家。志愿军入朝前,金日成有命令,政府发了布告,无论哪里的朝鲜人,都有义务帮助志愿军。
  我们不会说朝鲜话,但朝鲜老乡中,有会说汉语的。一联系,很快找到了翻译。白天,美国飞机来轰炸,但看不见影儿,只听嗡嗡响。那时,大家没有一点儿防空常识,在朝鲜老乡家里,听见飞机响,把桌子顶起来,以为这样,美国飞机发现不了。后来,美国的B29战略轰炸机炸清川江大桥,才见到了真正的飞机。
  我被分配到名叫阁岩的四等火车站。军代表、站长金元默,共产党员,朝鲜族人,吉林铁路局图们分局敦化车站值班员。车站的任务是负责上下行的铁路军事运输,那个车站没有货运和客运任务。当地朝鲜人特好,热情地领着我们到郡(县)、里(乡)打条子借粮。我们粗粮、细粮各半,大米、苞米百十公斤。
  从1951年1月起,我在阁岩工作了约八个月。就是在那里,我立了功。那是三四月的一个深夜,我当班,接运一列装载大筒油的盖车。美军飞机来轰炸,装油的火车被炸起火。运油列车离车站不远,我立即用摇把磁石电话,向上级分局铁路调度员报告情况。共十二三节车厢,燃烧的油筒爆炸飞上天,天空被照得通红,押车的乘务员一时不知所措。
  紧急中我发现,列车中间被炸,后面的没起火。我跑上去,跟司机说,准备甩掉没着火的车皮。我先插管,后摘钩,让车体分离。这时过来个朝鲜老乡,手里拿了根铁棍。虽然我的衣服烧着了,但也顾不上了,我和他用撬棍撬动车轮。说来赶巧,没燃烧的列车正好处在下坡,车轮被撬动后,我俩费力推动,一直推出六七十米远。被救的有三辆,都是装大筒汽油的列车。
  列车安全了,我累得躺在了地上。过了一会儿,想起那个朝鲜老乡,一看早没有了人影。救完列车,我向分局值班员报告情况,没当回事。事后,我还打听那个朝鲜老乡,可惜没有找到。如果那人找到了,说不定也是个朝鲜英雄。这事令人感慨,真正的无名英雄是最朴实的百姓。没有他,我还救什么火车?
  有人甘当无名英雄,有人却冒充英雄。不久,上级说这次救油车是英雄行为,车站马上有个工务代表说那列火车是他救出的。我说那好,让他说说是怎么救的,那人一听不吭声了。很快,分局通知,杨守照立了大功。不久,哈尔滨的家收到立功喜报。
  1951年夏天,美军飞机加紧对朝鲜铁路运输线轰炸。一次,飞机沿车站铁道线扔下两个大炸弹,炸出两个大深坑,运输中断。
  按规定,遇到这样情况,车站应及时报告,请铁道兵修复。可我觉得,报告完了干等不是个事儿,马上找朝鲜村委会,要老百姓帮忙。朝鲜老乡很快被动员起来,男女老少二百多人,头顶的、肩扛的、手抱的、人抬的。等志愿军铁道兵赶到时,三米多深大坑,已垫了多大半,当夜通车。因为这,我立了一次小功。
  1951年8月,我被调到一等站顺川,当助理军代表,不久,任副代表。顺川地处交通要道,离大同江很近,车站有十四条轨道。当时处于雨季,当地人说,这样的雨水几十年没见过。当时还有一个副代表,五十多岁,曾是国民党军队驻宝鸡车站军代表。入朝后,他经常向人炫耀,在老家安徽蚌埠有576间房子、四个老婆,我和其他人都看不上他。
  大同江桥几十米高,志愿军在四周部署三七高炮、八五炮,另外还有一个团和一个后勤分部。美军飞机一接近,志愿军的高射炮就打。美机只好高空轰炸,炸弹大都扔到了江里,大桥和我们顺川车站很少被炸。敌机一俯冲,很容易越过车站。后来,我们知道车站安全,白天值班时经常跑到山坡上,仰头看志愿军高炮打飞机。不过,由于美军飞机频频出动,大同江桥还是被炸了数次,三孔桥曾被炸毁,铁路运输中断。
  有一天,志愿军38军的人找到后勤分部,说他们在附近打阻击战,断炊了。分部的人找车站商量,当时,我刚任副代表,铁路上吃的不缺,记得那时我们一天一人有时能吃两个罐头,还有大米、白面。
  听说38军有困难,我们决定想办法搞粮食。
  大同江水大,水面离桥很近,眼看淹到铁路枕木。接送车辆,要有人跟车提钩、摘钩。向大家动员,可没人报名。看当时冷场,我就说,我去!

 
图① 杨守照(右)与王金水、回树贵(左)的合影。

 
图② 1952年归国代表合影。二排右三为杨守照,前排右三为当地拥军模范,前排右二的朝鲜阿妈妮为游击队分队长、朝鲜人民军访华代表团成员。

 
图③ 在沈阳大和宾馆合影。中左五为杨守照,其余的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代表团东北分团的成员。大和宾馆即后来的辽宁宾馆。

 
图④ 在新民火车站受到欢迎。中被抬起者为杨守照,另一被抬起者为朝鲜人民军访华代表团成员。

 
图⑤ 在义县合影。右三抱儿童者为杨守照,右三、右四抱儿童者,为朝鲜人民访华代表团成员。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无人知晓的德奥战俘
下一篇:七七事变前日军在北平的活动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