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名人一瞬 >
   
最后的晚会
发布时间:2014-05-03 来源:94辑 作者:张光渝 浏览: 次 【字体:
  
  自新中国成立,每年都在首都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举行两次庆祝晚会:五一国际劳动节晚会和十一国庆节晚会,党和国家领导人集体出席,在天安门城楼上与党政军各界负责人、各界英模和代表人物以及外宾一起观赏节日焰火。广场上,则有数十万各单位和学校的群众围成一个个圈子,唱歌跳舞联欢。这一传统直到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戛然而止。
  自1971年国庆节前突然取消阅兵、群众游行和焰火晚会,直到1984年庆祝国庆三十五周年时,才举行了十三年后的第一次国庆庆典和焰火晚会。但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大型庆祝活动再也没有恢复,1971年的五一节晚会,成了新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五一节晚会。
  这一年的五一晚会之所以值得回顾,不单因为它是最后一次五一晚会,还因为它是作为党中央副主席和党章规定的接班人的林彪,倒数第二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最后一次是6月陪同毛泽东接见齐奥塞斯库)。这里刊出的这组由新华社记者拍摄的照片,曾刊载在1971年5月2日的《人民日报》等报刊上。在后来的岁月里,留下林彪形象的这张照片(图1),因衍生出诸多说法,而更为惹人瞩目。
  在由杜修贤和顾保孜合著的《共和国红镜头——中南海摄影师镜头中的国事风云》一书中,杜修贤以当事人和见证者的身份,对那次晚会作了详细回忆,被各种报刊和出版物引为信史。杜修贤在书中提到,他亲眼目睹了林彪的迟到及提前离去的全过程,还详细叙述了他如何在无意中抢拍下“唯一”一张林彪在晚会上的照片,从而避免了一场宣传上的麻烦。
  杜修贤说:1971年的五一焰火晚会,“毛泽东坐在中间圆桌的东首,紧挨着的是西哈努克亲王,董必武坐在西哈努克右侧……最西侧的位子怎么空着?哎,这不是林彪的位子吗?这时我才发现林彪还没来。我左右环顾了一下,总理的目光也在寻找林彪。”
  “总理不停地看表,浓浓的眉头凝了结,他派秘书去打听林彪的下落。终于,林彪慢条斯理地走进大家焦急万分的视线里。5月的天,他披着一件军呢大衣,皱着眉,一脸枯黄的样子,从我身边擦过时,卷过一股浓浓的怪味。我早就听说他患病用吗啡上瘾,要经常使用才能保持身体状况。可能味道就是药味。后来听知情人说,那天晚上,林彪要注射吗啡,不想去城楼,是总理电话再三请他出席晚上的活动,他才不得不来,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杜修贤的叙述有三个要点:
  第一、毛泽东和西哈努克亲王等贵宾在天安门上同桌落座后,林彪仍然没到,桌前空着一把椅子。
  第二、周恩来发现林彪迟到,十分焦急,派秘书去打听情况。
  第三、林彪“慢条斯理”地到达后,从杜修贤身边经过,杜闻到了林彪身上的一股“怪味”,并称那是林彪注射吗啡的结果。林彪是在总理的再三电话催促下才登上天安门城楼的。
  接着,杜修贤又讲述了他拍摄了当晚林彪与毛泽东在一起的“唯一”一张照片的过程。因为林彪的提前离去,杜修贤亲耳听到周恩来闻讯后,发火批评记者的过程:
  “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一起的照片你拍摄了没有?”总理劈头就问。
  “啊呀,我哪儿知道他坐几分钟就走?来不及……”
  “我问你照了没有?”
  “啊……照了,就照了一张。”
  周恩来马上让杜修贤把其他摄像记者找来,问他们是否拍下了毛和林在一起的镜头。
  “电影拍摄到主席和林副主席一起的镜头?”
  “没有……”回答声音很小。
  “那么电视呢?”
  “没来得及拍,林……”
  “没有拍到,对不对?”
  周恩来讲话开门见山,一针见血。
  “林副主席身体不好,这,大家是知道的。上午他参加了活动,晚上讲身体不好不能来。我亲自请他参加晚上的活动,这样的活动面对人民群众,面对全国的观众。最后他来了。你们是新闻宣传的负责人,你们记者手里拿着摄影机,拍呀!可为什么不拍摄呢?”
  杜修贤的这段话也有三个要点:
  第一、因为林彪的“迟到”和突然离去,杜修贤只拍到了一张毛泽东和林彪在一起的照片。
  第二、周恩来紧急追问其他电影、电视记者,他们竟然没有来得及拍哪怕一个镜头,交了“白卷”。
  第三、杜修贤通过周恩来之口,说林彪身体不好,因为“上午参加”了在天安门城楼检阅群众游行的活动,晚上不想来,是周恩来动员来的。
 
图1

 
图2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1988年:陪耀邦打桥牌
下一篇:忘不了的孙维世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