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名人一瞬 >
   
北大访师记
发布时间:2012-03-02 来源:81辑 作者:邹士方 浏览: 次 【字体:
 
  邹士方先生1977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自此,爱好摄影的他在京华遍谒名师,用手中一架简陋的海鸥4B相机(偶尔也用过苏联老相机),为那些刚刚熬过“文革”磨难的学界精英们留住了特定时代的影像。最近,邹先生将这些三十多年前的作品整理成册。哲人虽逝,而风神宛在。
  该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本辑《老照片》从中选取了若干篇章先期刊出,以飨读者。
                                               ——编 者
 
神完气足:三松堂内冯友兰
 
  我第一次拜望冯友兰先生是同北大77级同班同学一起去的,那是由我们的小组长杨利川同学安排的。我与杨利川住同一宿舍,关系很好。我知道哲学大师冯友兰是我们哲学系的教授,但我们1978年入学时,他已不上讲堂,无缘相见。1980年春天,有一天我同杨利川谈起这个遗憾,杨十分热情地说,我可以帮你安排见见冯先生。我喜出望外。5月的一天下午,在杨利川的安排下,我们小组一共八个同学到燕南园拜望了冯友兰先生。
  走进小院,就见到几棵碗口粗的松树。后来知道因为这松树,冯先生将自己的书斋命名为三松堂。院子不大,安静而整洁。一座联体小屋现于眼前,屋多窗。
  杨利川敲了屋门,冯友兰先生的女儿、作家宗璞出来开门。她戴着一副眼镜,十分儒雅。说不上热情,但礼貌周到。她获全国首届优秀短篇小说奖的《弦上的梦》我早已读过,因此对她有一些亲切感。
  她把我们让进客厅。客厅是木板地,家具古色古香,多宝阁里摆放着一些年代久远的瓷器工艺品,还挂着一只精致的小葫芦。几个沙发平添了现代气氛。
  不一会儿,宗璞陪着父亲来到客厅。冯友兰先生笑容满面,和蔼可亲,没有一点大学者的架子。他身穿一套合体的布衣,整洁、干净、利落。头发花白,面色红润,神完气足。那时他还没有留胡须,所以没有仙风道骨的感觉。
  他与我们聊北大的历史,讲述北大的一些往事,他拿出一张他与老师、同学们的合影给我们看。照片都发黄了。他说他是北大哲学系的第一届毕业生,梁漱溟先生则是他的老师。我当时拿了同学一架苏联的135老相机,不失时机地按下快门。由于室内光线较暗,又没有闪光灯和三角架,所以我用了大光圈(4.5)慢速度(1/15秒)抓拍。冯先生与同学们一起看照片的几张曝光不足,画面也有点虚。冯先生个人的几张只有一张令人满意,那是他左手抚肩、右手抚沙发,爽朗大笑的瞬间。人物表情、动作自然传神,场景氛围十分贴切。这是我为冯友兰先生拍的第一张成功的照片,可能也是所有冯先生照片中最生动的一张。因为我看过他许多照片,还没有这样生动的生活照。这也是我生平第一张人像作品。
  在没有任何支撑点的情况下,完全手持相机,居然没有颤动,看来我的技术还算过硬。
  访谈结束后,冯先生和宗璞送我们到屋外,宗璞为我们八个同学与冯先生拍了一张合影,冯先生身板挺直,还是那么笑容可掬。
  后来我把这张照片给美学大师朱光潜先生看,他做了这样的评语:“这幅作品拍出了整天在抽象思维中生活的严肃的哲学家的慈爱风趣的一面。完全用室内自然光拍摄,十分不易,背景处理也符合人物身份。”
  1981年10月我手持自己购买的《宗璞小说散文选》(北京出版社出版)到冯寓,请宗璞为此书题款签名。以后我同她通过几封信。宗璞的字很有骨力。
  那年12月我们毕业前夕,我托杨利川请冯先生为我写了一个条幅,写的是清诗一首,挺拔有力,神完气足。
  那诗句是:“莫道萤光小,犹怀照夜心。清风不识字,何事乱翻书?”这是著名的“文字狱”诗,它给清雍正时期的徐骏带来杀身之祸。翰林徐骏在奏章里,把“陛下”的“陛”字错写成“狴”(音bì)字,雍正帝见了,马上把徐骏革职。后来再派人一查,在徐骏的诗集里找出了两句诗:“清风不识字,何事乱翻书?”于是挑剔说,这“清风”就是指清朝,这一来,徐骏犯了诽谤朝廷的罪,把性命也送掉了。
  这条幅可惜现在已不在我手。冯先生在这之后还为我写过几幅字,但都没有这幅好。因为他后来视力越来越差。
  1986年我在三松堂书斋拜望冯先生,他在我的册页上书句,我拍照。背景是他所书自撰联:“何止于米相期以茶,心怀四化意寄三松。”他表情专注,大笔纵横,现场气氛十分凝重。
  1980年代末的一个冬天,我为冯先生拍照,他已显衰老,精气神也大不如从前。衣服显得邋遢,双目已无神采,但内在的精神之火仍没有熄灭,还在熊熊燃烧。
  我只知道杨利川父亲在中央党校工作,但不知他家与冯家是什么关系,似乎很亲密。直至今日,我也没有问过杨利川。
 
 
图1 爽朗大笑的冯友兰 邹士方摄(1980年5月)

 
图2 冯友兰在北大燕南园三松堂 邹士方摄(1986年)

 
图3 冯友兰大师在寓中 邹士方摄(1980年代末)
共5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抗日女杰郑苹如
下一篇:黄杰与郑洞国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