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刚刚落成的济南火车站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19辑(新)
·《老照片》第118辑
·《老照片》第117辑
·《老照片》第116辑
·《老照片》第115辑
·《老照片》第114辑
·《老照片》第113辑
·《老照片》第112辑
·《老照片》第111辑
·《老照片》第11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伪蒙疆政府的飞机
发布时间:2018-05-18 来源: 作者:孙国辉 浏览: 次 【字体:
我在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一户农家得到这张照片(图1)。一眼就认出了站在日本单引擎双翼飞机前的三个人中的两位,左边穿长袍马褂者是德穆楚克栋鲁普(简称德王),中间着日式军装的是李守信。

图1 德王(左)、李守信(中)与飞行员合影。
 
2015年9月3日,是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纪念日,笔者曾参与整理内蒙古抗战的资料,对一些历史人物(包括反面人物)的照片较为熟悉,故认出上面二人较容易。
虽然知道读者诸君对于内蒙古的抗战史或不陌生,但为说明照片内容,还是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个人。
先说德王。1902年他出生于现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翼旗,袭郡王,后授苏尼特右翼旗札萨克和硕杜亲王,1919年掌旗政。曾担任锡林郭勒盟副盟长、察哈尔省政府委员。
德王自幼以成吉思汗后裔自居,自诩“当今时代,能振兴蒙古者,舍我与谁共?”虽时值民国,仍留恋封建君主制度,与逊帝溥仪多有联络,引起极力推行“满蒙政改”的日本关东军注意,遂派遣特工与之暗通款曲。1932年继伪满洲国在东北成立之后,日本加紧勾结德王,到1933年各盟旗王公在绥远百灵庙召开自治筹备会议,1934年成立“蒙疆政府联合委员会”,1939年该委员会又与“蒙古自治政府”“晋北自治政府”合并改组为“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其首脑便是德王。定“都”在张家口,改用成吉思汗纪年。这一切都是在日本人精心策划下一步步促成的。日本人模仿东北以溥仪为“皇帝”的伪满洲国模式成立的“蒙疆自治政府”,管辖范围为今内蒙古中部(包括当时中华民国的察哈尔省和绥远省)。这一日伪傀儡政权自1939年成立到1945年日本投降结束,共存在了六年。后来,德王几经周折窜至内蒙古西部阿拉善盟,与李守信纠集残部妄图组建“蒙古自治政府”,但大势已去。1949年德王越境到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企图“政治避难”。1950年,中蒙友好条约签订,同时公布德王、李守信为“蒙疆”战犯,被捕后于9月引渡回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经改造学习,于1963年春获特赦,聘为内蒙古文史馆员,主编《二十八卷本词典》,著有回忆录《德穆楚克栋鲁普自述》,1966年在呼和浩特过世。

 图2 穿蒙古袍的德王
再说说中间站立的李守信。李为蒙古族,1892年生于内蒙古卓索图盟土默特右翼旗。青年时即加入地方武装。1922年在奉军任骑兵团团长。1930年李在东北军任团长时,奉张学良之命率兵进剿嘎达梅林起义队伍,亲手枪杀了嘎达梅林。1933年日军进犯热河时,李守信率部投敌,利用华北(内蒙古地区)侵略和反侵略的复杂局势,扶摇成为伪蒙古军总司令。1940年兼任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副主席。1941年随德王去日本东京访问,拜见了日本天皇裕仁和首相东条英机。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陈毅将军曾两次致信李守信,规劝其立功赎罪,归顺人民。李执迷拒绝,反投靠蒋介石坚持反共,先后任国民党第十路军总司令、热河人民自卫军总司令、骑兵第六军军长等职。1949年4月其部众被歼后逃到台湾,6月又返回内蒙古,在阿拉善盟与德王图谋组织“蒙古自治政府”。阿拉善和平解放后,出逃至外蒙古,被蒙古人民共和国边防军俘获后引渡回国,在狱中服刑。1964年被特赦后担任内蒙古文史馆馆员,有回忆录存世,1970年故去。
接下来就要说说那位飞行员了。笔者本寻思,这张照片既出现在喀喇沁旗,则这位飞行员可能与该旗有些瓜葛,后在挚友帮助下,找到旗政协出版的《喀喇沁旗文史资料选辑》第七辑,上有木斯先生(生前与笔者亦有交流,系喀旗公爷后裔)的遗作“飞行员鲍尔吉格图”一文,印证了我这一揣测是对的。
鲍尔吉格图,汉名鲍庆祥,于1914年出生在该旗一富商家中,自幼颖悟,九岁便赴北平考入“汇文中学”。高中毕业后回到喀喇沁,住喀旗公爷府(街镇)河(指东西向流经公爷府街市的锡伯河)南西村八家富户(百姓称八大家)聚居的围子(大户人家圈一土围墙居住其中)里,为富户之一。
其父鲍宪辅除经商外又在公爷府街街中心路南开有“鸿记客栈”,更形阔绰,遂与亲王府公爷府的吏员及乡绅名流结交。到日寇占领该旗(1933年)时,鲍庆祥已二十一岁,乃父想为其寻个出路,于是找到当时任代理旗长的邢宜廷(字致祥),又通过邢宜廷结识了日本驻赤峰和通辽的特务机关长田中玖、日本关东军翻译金永昌(字勋卿)和崇正学堂的日本教员明月。通过他们的关系将鲍庆祥介绍到归绥(呼和浩特)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参加了伪蒙古军(此处原文显然有误,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成立于1939年,伪蒙古军的成立时间亦待考,按情理推测鲍庆祥是到策划成立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的前期机构中工作)。1937年鲍庆祥经过考试赴日本东京空军学校,经过几年的学习,于1943年毕业,回到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的伪蒙古军中,并被任命为中尉飞行员。当时伪蒙疆政府的“首都”设在张家口,在郊区亦有简易机场可供飞机起降。早在1935年,日本关东军为笼络和控制德王,送给他一架六人座的飞机,并派两名日本飞行员驾机。
1943年秋,日本人深陷侵略战争之中,军事、经济皆捉襟见肘。同样来自喀喇沁的吴鹤龄以伪蒙疆自治政府政务院院长的身份,组织了“兴亚协进会”,鼓动胁迫民众献金、献铜、献铁以支援穷途末路的日寇,并向张家口地区的鸦片经营者勒索了一大笔钱,从日本购买了两架飞机,希图为伪蒙疆政府建立空军打下基础。
飞机买来后,在包头举行了命名典礼。一架名为“天马”,由鲍庆祥驾驶;一架名为“飞虎”,由几年前来的日本飞行员驾驶。命名典礼上还有一项活动,让两架飞机升空表演。当时飞机是个新鲜玩意,很多人没见过。包头的军政长官、伊克昭盟盟长阿拉坦奥其尔(阿王)也应邀来参加典礼,很想坐飞机在包头上空翱翔几圈,不料自恃为主子的日本人却全然不顾傀儡官员的脸面,纷纷抢先登上飞机,还带上了从包头饭店招来的几名艳妆日本下女。飞机起飞后,在包头上空踅旋表演,参加典礼的观众因感新鲜而挥手欢笑,热闹异常。机上的日本下女还频频以各色手帕伸出机舱向观众示意,此情景尤令阿王心生懊恼而面露不悦,暗忖自己身为当地军政最高长官,竟不如日本下女……不想就在“飞虎”号上的日本男女忘乎所以之际,乐极生悲,低空飞行的飞机螺旋桨被地面上的电线缠住失去控制,一头撞向房屋,飞机损毁,机上日本飞行员、官吏和下女全部“玉碎”。而“天马”号却稳稳着陆,一些参加典礼的人说:“还是咱蒙古人有两下子。”伪蒙古军原籍喀喇沁下瓦房村的军官汪龙田对鲍庆祥说:“你给咱喀喇沁人增光露脸了。”还有人对阿王谀辞进言:“还是阿王命大。”当时的《归绥画报》还在封面刊出了鲍庆祥飞行表演的照片。

 图3 伪蒙疆联合自治委员会成立合影。前排左五为德王。
说到这里,不能不对飞机做一下分析,木斯先生原文中说购买飞机是为建空军打基础,而购来的飞机却又坐飞行员又坐日本官吏又坐下女,且还能在机外挥舞手帕,这显然是航速很慢的客机,而用这种飞机能否为组建空军打基础,实超出笔者航空知识范围,不敢臆断。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9日苏联百万军队进入中国东北,其中一路贝加尔方面军通过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翼旗进入中国境内,作为原苏尼特右翼旗郡王的德穆楚克栋鲁普不会得不到消息。在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治下,苏联对日宣战并出兵中国这一消息被日本人封锁,就连日本人的中下级军官亦被欺骗隐瞒。但一些高层得知真相后,纷纷送走家属,很多人也陆续开小差溜走。已经升为少校飞行员的鲍庆祥是专给德王、李守信、吴鹤龄开飞机的驾驶员,没有这些人的命令,不得擅离职守。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在电台宣读《投降诏书》后,日本人17日退走,伪蒙古军及伪官吏树倒猢狲散。鲍凤祥听说蒙苏联军把德王的秘书陈国藩(蒙古名朝克巴达尔)抓获,用飞机载往外蒙古的乌兰巴托,而德王、李守信、吴鹤龄更是音信皆无,杳无踪影。在一片混乱和惶急中,鲍庆祥只好自顾,他驾机把家属送往北平(木斯先生后文提到当时北平机场在城里,地处东单。当时北平有南苑、西苑和东单等机场,作为一名在日本学习飞行数年的飞行员当不会对起降的机场发生混淆,而鲍庆祥与木斯生前为挚友,所叙应可信),暂住什锦花园1号,即李守信在北平的寓所。
鲍庆祥驾机返回张家口后,见到曾任伪蒙古军司令部副官的同乡闫士珍(喀喇沁王爷府坯场子人),闫谈到了张家口更形混乱的局势。鲍庆祥去意遂决,便在8月19日独自驾机离开张家口。在北平机场降落后,大雾漫天,恐再起飞迷失方向遭遇不测,再则家属都在北平,遂打消了外逃(木斯先生原文如此,“外逃”之意不详)的想法,便卸掉螺旋桨,抛下飞机,跑到什锦花园1号和家人相会。过了几天,他感到住在声名狼藉的汉奸(应叫蒙奸)李守信的宅子里不妥,又搬到雍和宫中路居住。
为生活计,鲍庆祥1947年始曾先后通过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驻北平办事处、促成北平和平解放的傅作义将军、绥远起义的董其武将军等介绍工作,都因种种原因而去职,最后索性自己在北京开了一爿杂货铺,还饲养奶羊以助收入。到1966年“文革”初期,全家被遣返回原籍,在喀喇沁锦山镇河南西村二队落户。到1982年北京有关部门给予落实政策,但鲍庆祥已先期离世。
这张照片估计是鲍庆祥当年带回喀喇沁旗的,裘葛多变,世事蜩螗,对一张照片的凝眸,也能看到当年的一段历史。
上一篇:无言的一课
下一篇:怀念方玲之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