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刚刚落成的济南火车站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16辑(新)
·《老照片》第115辑
·《老照片》第114辑
·《老照片》第113辑
·《老照片》第112辑
·《老照片》第111辑
·《老照片》第110辑
·《老照片》第109辑
·《老照片》第108辑
·《老照片》第107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当年接触的朝鲜军人
发布时间:2018-01-18 来源: 作者:贾昭衡 浏览: 次 【字体:

    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朝核问题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此后,随着朝鲜领导人金日成、金正日的逝世和金家第三代金正恩上台执政,朝鲜更吸引着世界各国人们的眼球。
    这些年,关于朝鲜这个国家及其军队,除了中国部分官方媒体的报道外,网络上及去朝鲜旅游归来的人们的描述,几乎都是贬多褒少。
      笔者没有去过朝鲜,无法对朝鲜的真实情况作出准确的判断。但三十几年前,笔者在沈阳军区前进报社担任记者期间,曾参与接待来访的朝鲜人民军二八排球队,并珍藏了几张接待时拍摄的老照片。在此,如实记下当时对朝鲜军人的点滴印象。
    其实,在这次接待之前,我在基层部队工作期间,就和部队里众多的朝鲜族战友有较深的交往与接触,总的感觉他们淳朴善良,踏实肯干,因此对朝鲜族人的印象较好。
    1968年春天,我刚当兵时,所在的连队有好几名同年入伍的朝鲜族战友。其中的一名朝鲜族战友好像还是一名高中生(因年代久远已记不得名字了),在1124国防工地(也就是当时因工地塌方奋力抢险而轰动全国的1124英雄集体所在的工地)施工时,尤能吃苦耐劳,当兵一年半后,便被提升为排长。1969年春天,我到连部当文书,接触到的连部朝鲜族理发员全太镐,也非常忠厚正直。
    1973年底,我调到机枪一连担任副指导员,连部的司号员小金和卫生员姜植玄,也是非常可爱的朝鲜族小兵。小姜热心为战士们服务,深得好评,我还特意写了一篇报道《他还像个赤脚医生》,刊登在军区《前进报》上;1975年2月4日,当驻地海城县发生7.3级大地震时,小金和通信员小周从宿舍里跑出来之后,又冒险冲进半塌半摇的废墟中用双手奋力挖掘,将埋在里面的副连长申德林抢救出来,使他得到及时的治疗脱离了危险。
    1977年春天,我有幸调到了沈阳军区政治部前进报社。由于辽宁与朝鲜接壤,朝鲜各种各样的代表团到中国访问,许多都要在沈阳停留或活动。因此,我也有机会接触到朝鲜军人。
大概是1979年,朝鲜人民军歌舞团来到沈阳,为驻沈部队演出了一场。我作为报社主管文艺文化的编辑,也去剧场观看了演出。总的印象是:各种舞蹈编排及舞台背景都非常精美,演员们技艺娴熟,整体水平不仅超过了沈阳军区歌舞团,感觉比总政歌舞团的水平也不差。
    演出结束后,我走到剧场大厅,正巧碰到了前来观摩的军区歌舞团创作室的老作词家邬大为。随便聊了几句观后感,大为老师感慨地说:“人家的水平确实比我们高,不说别的,各个节目之间背景、灯光的转换,快捷利落,有条不紊,比我们强好多。”
    大为老师在军区歌舞团工作多年,是《红星歌》等名歌的歌词作者之一,我在《前进报·副刊》上发表过他主创歌词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等多首歌曲。他的评价,应属中肯、专业。
大概是1980年初夏,朝鲜人民军二八排球队到中国访问,在沈阳停留两天。我被派去专门报道他们和军区排球队的交谊活动。这一次,便有机会直接接触了朝鲜军人。
    第一天,二八排球队和军区排球队分别进行了一场男女友谊比赛,因为其是代表了朝鲜人民军的水平,自然最终取胜。虽然是友谊比赛,但双方也积极拼抢,打出了应有的水平。虽然体育界常有因友谊让球之说,但这两场比赛,我并没有看出我方故意让球的痕迹。
    当天晚上,军区在辽宁经常接待中央领导和外宾的友谊宾馆,宴请二八排球队。我方只选了部分排球队员和参与接待的人员陪同。军区文化部的同志对我十分关照,将有限的名额分给了我。我从来没有出席过招待外宾的宴会,也正想见识一下,因此便也不客气地欣然领受了。
    占地58万平方米的友谊宾馆,古木参天,绿草茵茵,湖光潋滟。宴会设在一个中型大厅里,记得一共是八桌。我坐的那桌,我方还有两名女排队员和一名接待干部,其余六人均为朝鲜男女排球队员。桌上的菜肴十分丰富,除了大对虾和红烧海参之外,还有一款红烧狗肉,无疑这是特意为喜欢吃狗肉的朝鲜客人准备的。菜的味道自然属于上乘,每桌还摆了一瓶茅台酒,也让我这个从基层部队上来的土包子开了眼界。事后问军区文化部体育科负责接待的柳大成干事,他说这是按三级国宴的标准,每人14元。而当时,我在军区政治部机关食堂吃得不错的伙食,一个月也才15元。
    六点整,宴会正式开始。我方领导和对方团长分别讲话。因为都是边讲边翻译,结果花费了四五十分钟,正式用餐时都接近七点钟了。
      

 

 图1 笔者(右二)和朝鲜二八女排队员在宴会上。

 

    图1中坐在我身边的是朝方一名女排队员,看上去二十几岁,可能算老队员了,虽然身着军装,却没有军衔。就餐时,出于礼节,我不时地用公筷公勺为她夹菜,她也非常友好地为我和她身边另一名中方陪客夹菜。
    由于语言不通,双方虽然表现得彬彬有礼,但几乎没什么交流。我给对方夹菜的时候,总会说一句“这个味道很不错,希望你喜欢”之类的客气话,对方微笑着回应大概是“谢谢”的话语。那女队员为我们夹菜的时候,也笑意微微地说两句客气话,我们也照样以“谢谢”回应。此时,双方都只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图2 朝鲜二八排球队访华代表团团长到各桌敬酒。右一为笔者。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朝方两位男军人端着酒杯向我们这一桌走来。大家赶紧礼貌地起身,端起了酒杯。当朝方翻译主动介绍了那位佩上校军衔的朝方军官之后,那上校很客气地说了几句,翻译便翻译了出来,大意也就是希望中朝两国友谊万古长青。我和他们碰杯时,也客气地说了句:“非常欢迎你们来沈阳访问,愿中朝两国人民的友谊万古长青!”(见图2)
    虽然双方都显得十分客气,但还是感觉得到这两位军官对中国人的友情与真诚。军区从事专业摄影、被派来记录这次外事活动的王明芳,在宴会上为我拍下了这两张照片。我想,虽然朝鲜现在和我国仍有一些交往,但在两国关系变得十分微妙的情况下,两国的军人接触时会不会如当年那样真诚,就真不好说了。
    进餐时,我和好几个宾客还出了点洋相。有的菜是一人一份送到面前,其中用盘子给每人送了一只大对虾。要在平时,这样的美味可能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可这种场合,我肯定要文雅一点,所以对那对虾只是不时咬一口。没有想到,面前摆了几份小碟后,服务员过来送上新的小份菜时,一下就将我们好几个人包括朝方队员只吃了不到半只的大对虾都收走了,大概她以为是大家都吃不了剩下的。我心里叫苦不迭,只觉得这么贵的东西拿去扔了实在可惜。
    宴会大概进行到七点半时,军区文化部负责接待的人就过来打招呼说:“请大家抓紧时间,欢迎朝鲜同志的晚会八点钟准时开始,吃完了赶紧上车去八一剧场。”
    由于客套,大家这时也只吃了个半饱,于是抓紧品尝。可几分钟后,军区负责接待的同志就挨个到各桌招呼:“差不多了,大家赶紧到门外上车。”
    无奈,许多只吃了半饱的客人与主人只好走出宴会厅,登上了早就停在门外的大客车。等赶到军区八一剧场入场坐定,已经是八点零五分了,一些军区领导早等在那里,欢迎晚会立即拉开了大幕。
    第二天,是安排双方排球队员到沈阳北陵公园游览联欢。
    北陵公园是沈阳市最大的公园,也是沈阳最有名的古迹。1643年(清崇德八年)清太宗皇太极和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的陵墓昭陵建成。1927年,当时的奉天省政府将清昭陵辟为公园,占地330万平方米。
       

 图3 朝鲜二八排球队员与沈阳军区排球队员游览北陵公园。右一为笔者。

    秀丽迷人的园林景观,雄伟壮观的清代建筑,令二八排球队队员们大开眼界。游览时,双方队员没有那么拘束了,不时地挽手同行,一路上谈笑风生;时而三五个人挽手并肩,亲密地合影留念(见图3)。
      

 图4 笔者(右一)和朝鲜二八排球队女教练及女队员合影。

   大概是被双方队员亲密无间的气氛所感染,军区文化部体育科的柳大成干事对我说:“走,我们也去合个影。”于是,找到正在我们身边的朝方女排教练和与她一起的一名队员,打着手势表示要和她们合影,她们欣然同意。于是,我们招呼正忙着给大家摄影的王明芳,跑过来给我们四人拍摄了一张合影照(见图4)。
    游览时,我发现我方队员纷纷向朝方队员赠送诸如打火机、钥匙链、护肤霜之类的小礼品,对方的表情十分高兴。私下里我问我方翻译,他说,这些小东西在朝鲜不太容易买到,所以朝方队员都比较喜欢。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朝方的女队员们虽然都穿着皮鞋,但都没有穿袜子,这和中国女性穿皮鞋必须穿袜子的习惯大不一样。我有些好奇地问同行翻译,他说:“朝鲜目前生活水平不是很高,所以一般女性穿皮鞋都不穿袜子。”
    听到这话,我不免有些感叹。记得1975年,我在军里五七干校学习劳动时,在图书室里,经常看到中文版的《朝鲜画报》,感觉朝鲜当时的生活水平似乎比中国还高。印象最深的是,看到金日成视察一家大型养鸡场的报道中,金日成勉励养鸡场职工:你们要好好工作,保证朝鲜百姓每天都能吃上一个鸡蛋。
    当时我就想:金日成真不错啊,还具体关心让老百姓每天能吃到一个鸡蛋。因为在当时,中国正处于十年内乱,百姓生活水平下降,物质匮乏,我们根本就不敢奢望每天能吃上一个鸡蛋。可仅仅过了几年,中国人每天吃一个鸡蛋就很容易实现了,而朝鲜却似乎比过去困难一些了。
    两天下来,感觉当时的中朝关系确实是亲密健康的,虽然排球队员及领队们不是战斗部队的军人,但这些淳朴、友善的朝鲜军人,应该能代表当时朝鲜军人的风貌。
    从国内的朝鲜族战友,到短暂接触的朝鲜军人,我感觉到朝鲜民族也和中华民族一样,善良、淳朴、勤劳。
    这些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朝鲜人民经历了种种曲折与困难。每每看到当年这些珍贵的照片,我就情不自禁地思虑,照片中这些不知姓名的朝鲜朋友们,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但我坚信,勤劳、善良、淳朴的朝鲜人民,最终一定会顺应世界文明潮流,克服重重困难,创造自己美好的未来。

上一篇:一个军人保育员的影像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