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刚刚落成的济南火车站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09辑(新)
·《老照片》第108辑
·《老照片》第107辑
·《老照片》第106辑
·《老照片》第105辑
·《老照片》第104辑
·《老照片》第103辑
·《老照片》第102辑
·《老照片》第101辑
·《老照片》第10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我的几张电影明星照片
发布时间:2015-09-25 来源: 作者:王乐光 浏览: 次 【字体:

 

我自小就是个影迷,在我记忆里,小时候曾看过很多电影,记的有《鸡毛信》《三毛流浪记》《大地重光》《南征北战》《赵一曼》《刘胡兰》及后来的《哥俩好》《五朵金花》《铁道游击队》《刘三姐》等。我还记得我曾在我们济南市经三纬二路上由外国人创建的济南第一个影院——广寒宫影院,看过苏联的一部影片《夏伯阳》。

计划经济时代,看电影是人民群众的主要娱乐活动,价格低,甲级票二角五分,乙级票二角,学生专场只七分钱,老百姓觉得值;企业里的职工往往在节假期间,以工会组织购票的形式分发给职工当作福利或慰劳品。在春节假期,有关部门会特意组织新片集中放映,让市民观看一场正如现在的“春节联欢晚会”。人们争先恐后,电影票便成了紧俏品,济南十多座电影院场场满员,即使各电影院加演通宵专场但仍然很紧张。我就曾为了看场电影跑过好几个电影院门前去等退票的。

                                                                                                                       

 

 图1

上世纪60年代,有关部门发行了一套二十多位电影明星的单人巨照,并悬挂在城市各大影院门厅里供观众欣赏。后来这些明星照被照相行业翻拍成三寸照片在市场上出售,我作为一名影迷怎能落伍,也买了套保存留念,但后来市场上又出现了集二十一位明星单人照片在一张六寸的相纸上的新型明星照,独特又价廉,于是我便又买下保存了起来。图1就是我当时买的那张,上面还有“青岛隆云 冠县路57号”的标注,说明是青岛隆云照相馆的产品。自左至右的明星是:张平、庞学勤、秦怡、王晓棠、张瑞芳、赵丹、谢添、李亚林、于蓝、张圆、王丹凤、白杨、谢芳、于洋、王心刚、陈强、田华、上官云珠、金迪、孙道临、崔嵬。这些明星演员中像秦怡演的《女篮五号》、王晓棠演的《野火春风斗古城》及与于洋合演的《英雄虎胆》、张瑞芳演的《李双双》、赵丹演的《十字街头》与《聂耳》、于蓝演的《江姐》、王丹凤演的《女理发师》、白杨演的《祥林嫂》以及田华和陈强合演的《白毛女》等等,都深深印记在亿万观众的心里。

1962928日,由著名电影明星张瑞芳带队的“上海电影演员剧团”应邀来济南,准备自国庆节101日起在文化西路西首的山东剧院上演著名剧作家夏衍的《上海屋檐下》和著名剧作家曹禺的《雷雨》两部著名话剧,每日晚间一场,演出为一个月,消息一经发布便在市民中引起很大轰动。首先上演的话剧《上海屋檐下》为期半个月,其导演是应云卫和刘琼,演员有高博、李明、张雁、阳华、汪漪、狄梵等;《雷雨》的导演是赵丹与舒适,演员有舒适、上官云珠、王丹凤、夏天、冯笑、康泰、莎莉、徐俊杰等。

                                                                                  

 

图2

2这张六寸照片是“上海电影演员剧团”雷雨剧组的十二位明星来济南后,慕名到经三纬四路附近的“皇宫照相馆”,让摄影师为他们拍下的合影照。皇宫照相馆是济南最早的照相馆之一,以其装饰风格古朴、华丽而著称,在我记忆里,其门前的浮柱上曾雕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新时代的艺术摄影”,下联是“最摩登的艺术放大”(在“文革”中早已被

破坏)。这次上海电影明星来此照相,为照相馆提高了知名度。第二年他们为了进一步宣传自己,特将这张合影照翻洗一批在馆内出售,以扩大影响,还特意在照片下方注上“上海电影演员剧团《雷雨》导演和演员任申、康泰、夏天、赵丹、舒适、徐俊杰、冯笑、沙莉、王丹凤、上官云珠、李明、凤凰”。幸运的是,我的一位初中同学刚毕业就参加了工作,恰在这家照相馆,所以我轻而易举地有了这张及下面讲述的另一张赵丹等五位男影星的三寸合影。由于上演的这两部名剧,我只观看了曹禺的《雷雨》,所以在下面就只能把观看此剧的过

程回忆出来。

3是一张16开对折的用新闻纸印刷的四幕话剧《雷雨》剧情说明书,并详细注明了各演职人员。《雷雨》曾被多次出演过,据记载曾于1953年由“北京人艺”演出过,影响很大。这次又由“上海电影演员剧团”演出此剧,其导演与演员都是家喻户晓的电影明星,又加上首获百花奖不久的著名美术设计师丁辰担任此剧舞台设计,众多的“著名”聚一体,怎能不轰动?我也按捺不住期盼的心情,十月中旬开始预售票了,2元的票价能看810场电影,在当时已属价格不菲,但让我吃尽了苦头的是一票难求。我那时还是学生,为了能看《雷雨》,我在我父母跟前献殷勤十多天,让父母获得了好感,临近又向父母说好话磨破嘴终于得到了2元的“辛苦酬劳”。但是,这2元钱被我小心翼翼地放在衣服口袋里十多天也未能花出去。起初,我不了解情况,老是按常规到剧场售票口购票,天天看到的是“客满”的挂牌,于是我又“重操旧业”学赶场电影的办法到剧场门前等退票的,连续两天皆落空。没办法,我早上早起,五点就赶去买票,结果排的队伍还老长就又挂出了“客满”的红底白字的牌子。这次虽然失败,但获得了“榜样”信息,听说有的观众为了能买到票晚上抱着铺盖睡在了剧场门前预售票口处。月底到了,眼看没希望了,正感到无望,忽得消息称上海电影演员剧团见到济南观众如此踊跃热情,决定演出期限延后。我又振作了起来,决定效仿“榜样”精神——“露宿街头”。然而父母拒绝了我的想法,原因是怕我有闪失出意外,最后采取了个折中的办法。第二天晚饭过后,父母早早催我上床睡觉,午夜过后快三点时将我喊醒,给我穿上准备好的棉猴大衣。我拿着一个棉布椅垫子并揣了一个窝窝头,很快赶到了山东剧院门前,按顺序排在已有近三十多米长的同路人队伍里,一起熬到天明……

图3

                 

终于,我如愿以偿地买到了入场券,但时间排到了最后一日。图3这张说明书上还隐约能看到当初我注明的日期:1962.11.13。这是我年轻时值得纪念的一件事,所以特意在日记本里记了下来。这页日记连同说明书一起夹在日记本里,并有幸保留了下来。正因为如此,今天我才能将此事的过程不失真实地写出来。

进场后,我坐在灰暗的观众席里环视四周,发现剧场东西两侧墙根处的斜坡台阶上站满了观众,听说是通过托关系才能买到的站票入场的,爆满程度可想而知了。通过我买票的前后经过回想,一张小小的入场票紧张到如此程度,购票的群众队伍还是那么自觉有序,没有加塞和倒票的现象,“先来后到”这不成文的规矩在人们心里被理所当然地遵循着,至于托关系找熟人,也仅能买到站票、加票。五十多年后的今天,该如何评说此现象呢?我有些茫然。

 

                                                                                                         

 图4

4,山东剧院于1955年初落成,是济南市当时最大最好的一座文娱殿堂,古朴、端庄、素雅的传统建筑风格吸引了来自上海的电影演员们。他们在演出即将结束前,特意又请来了皇宫照相馆的摄影师,在剧院门前为他们拍下这张五人的三寸照片留念。照片上方还能清晰地看到《雷雨》话剧的大型海报。自左至右是:徐俊杰、赵丹、任申、康泰和冯笑。这张照片躲过了“文革”浩劫保存至今,同我的命运连在了一起。1965年“文革”前夕,在“唯成分论”的阴影笼罩下,像我们这些成分不好的青年,想找一份工作就业是很艰难的。当时正赶上轰轰烈烈地备战备荒疏散城镇人口的热潮,街道干部就让我们这些“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去重在政治表现的农村。站在写有“劳动光荣、下乡为贵”等革命口号红色横幅的“解放牌”大卡车上,在敲锣打鼓的群众欢送声中,我们冒着细雨渡过黄河,直奔那广阔的天地“大有作为”去了(1968年改称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当时我随身只带了简单的行李,并顺手带去了一本日记册。后来才发现这张五明星们合影照和《雷雨》话剧的说明书夹在日记册里,同我一起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躲过一劫,成了“漏网之鱼”。但是其他那些我保存的电影明星照片就不那么幸运了,后来全部成了“革命造反派”的战利品。一年后,“文革”席卷全国,造反派串联相互效仿,因父亲的历史问题和地主成分,我家被抄家、批斗,最后又赶至农村,房屋充公,家具当作四旧被瓜分,东西抄走不知去向,当然我的那些小收藏也随之下落不明了。

20105月,初中时的五位同学通过不懈努力把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同学齐聚到济南,成功举办了济南十七中学(原正谊中学)128班跨越半世纪的师生大团聚,使同学间重新开始了友情往来。

2014年夏天,在初中就很要好的刘信忠同学打电话给我,忆往事叙友情,讲到我们在一起学习时,我曾送过他两张电影明星照片,他至今还珍藏着。我说我已没印象了,我的那些照片和喜爱的《大众电影》杂志在“文革”浩劫中早已不知去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时隔数日接到他发来的快件,拆开一看,正是我俩在电话里提到的那两张电影明星照片,其中还有一张原件。他在信中讲,得知我的那些照片藏品在“文革”中丢失,特意把两张照片翻拍一份寄给我,各存一张原件,留存,互惠,方友谊长存。刘信忠同学这种真诚无私的情感让我深受感动,在此我仅能对他道一声,谢谢。

有了我这位同学的友情馈赠,方使我今天有条件连同那张五位男明星合影相互关联的故事写出来。

 

上一篇:工农兵学员时代的留学经历
下一篇:我家的抗日故事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