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日本战犯的羁押生活
发布时间:2014-10-08 来源:96辑 作者:陈晓阳 浏览: 次 【字体:

    1945年11月出版的美国《生活》杂志,以图文互见的形式,专题介绍了日本战犯的牢狱生活。这些战犯并不是普通战犯,而是以东条英机为首的甲级战犯。
    图1是杂志的29页,看上去像一个专题的封面。上面写着“NOVEMBER 12, 1945”说明该杂志是1945年11月12日发行的期刊。图中是三个战犯在浴池里泡澡,对着镜头微笑,似乎很是享受。照片下方一段英文,译成中文,意谓:“内阁部长岩村、铃木和海军上将寺岛在大森监狱泡在热水浴中,用黄色肥皂擦洗后(左下)”。这里的岩村应该是岩村通世,铃木应该是铃木贞一,寺岛应该是寺岛健,皆是甲级战犯。
 
图1 三个战犯在泡热水浴

    岩村通世曾任日本司法大臣。1910 年东京帝国大学毕业, 1941年7月任第三届近卫内阁司法大臣,并在东条内阁中连任。任内忠实执行东条内阁的司法政策,以加强对国内的法西斯专制统治。日本战败后以甲级战犯嫌疑被捕,1948 年12 月获释。次年7 月执律师业。
    铃木贞一为日本陆军中将,昭和军阀的核心人物,传说田中奏折就出自他的手笔,后成为日本企划院总裁,长期负责日本经济战,战后成为甲级战犯,被判处无期徒刑,1955年假释,1989年一百岁死去,是战犯中活得最长的一个。
    寺岛健,生于和歌山县,1903年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兵学校,曾任驻法国武官,和堀悌吉一样是海军中的亲法派,热心研究潜艇。 1941年任东条英机内阁邮政大臣兼铁道大臣。1943年内阁改组的时候成为贵族院议员,后任运输省顾问。日本投降后以甲级战犯嫌疑被捕,不久获得释放。
    这三个泡澡的战犯职位都不低,但最后都被释放了,照片上他们都满脸笑容,莫非此时他们就预知了自己后来的命运?
    再看照片下方的标题,翻译成中文,意谓:“日本战犯等待审判。”在这行标题下面有一行黑体英文,译成中文,意谓:“美国人羁押了二十三个高级犯人在清理过的大森监狱,曾经是战时日本关押美军犯人的地方。” 

图2 桥本欣五郎

    图2是杂志的30页,整版是个人像,一个老头戴着眼镜瞪着镜头,看上去似乎不友好,他是谁?照片下方一段英文,译成中文,意谓:“黑龙会头目恶狠狠地瞪着照相机,他是桥本欣五郎上校,曾在1937年下令轰炸美国帕奈炮舰,并被称作白人的仇敌。他看起来像电影版日本恶棍,但却是真实的。黑龙会是日本所有军国主义秘密社团最冷血的组织,它鼓动日本所有的现代侵略,同时也对相对自由的日本人进行暗杀。桥本是帝国统治援助协会主要成员,这是日本法西斯最高级别的社团。”
    桥本欣五郎 (1890-1957年),1920年从日本陆军大学毕业,曾任海拉尔特务机关长、关东军司令部部员等职,积极策划与发动“九·一八”和侵略我国东北的战争。1937年入侵中国,率部参与了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同年被编入预备役后,担任日军的苏俄情报员。1948年作为甲级战犯被判处终身监禁,1955年出狱。
    从照片上似乎看不出桥本这么大有来头。都身系囹圄了,还这么充满敌意,可能长期待在黑龙会这样的秘密组织中,会泯灭人性,难免让人变得冷血吧。
    杂志的31页,是整版组图,讲述其他战犯的监狱生活。 

图3 本间雅晴与两个美国大兵

    图3是一名战犯蹲在地上,给两位盟军士兵比划着什么。照片下方有一段英文,译成中文,意谓:“本间雅晴将军,曾威胁要杀死温赖特将军和投降柯雷吉多尔的10000个美国人,并且他下令向巴丹半岛死亡行军。他在愉快地向大兵展示如何用日语写他的名字。”
    本间雅晴,日本帝国时代陆军中将。英国问题专家,诗人将军。以在菲律宾击败麦克阿瑟和后来被麦克阿瑟蓄意报复而出名。此人生于日本新潟县,1907年5月 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期,1910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27期,与同期的今村均是好朋友。号称军中英语第一,1917年进入参谋本部,在“支那”课工作,1918年留学英国牛津大学,充当西线观战武官,从此和英国结下不解之缘。他爱看西方电影,在战争期间作画、写诗,有“诗人将军”的绰号。
    从这段可知此人英文甚佳,也难怪可以自如地夹着烟,跟美国大兵交谈,在地上给他们比划,同样,作为“诗人将军”,作为阶下囚或许和其他囚犯不同,可能更多的不是忧郁而是随遇而安。若不是战争的吞噬,他或许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可惜命运弄人,在1946年4月3日他在马尼拉郊外被执行枪决。 

图4 战犯们在户外

    图4看起来是几个战犯在户外活动。照片下方一段英文,译成中文,意谓:“海军上将岛田在开关于腰围的玩笑,珍珠港事件时他是海军大臣。他正在收紧岸信介(左边,珍珠港事件时是商务大臣)的腰带,并且告诉他自己正在大森监狱节食减肥。右后是铃木上校。”
    这里的岛田,应该就是岛田繁太郎,日本海军大将。1930年任第一舰队兼联合舰队参谋长。1932年任第三舰队参谋长,参与对上海的进攻和停战谈判。1933年任军令部作战部长。1935年升任军令部次长。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任第二舰队司令长官。1940年调任中国方面舰队司令长官,同年晋升海军大将。1941年9月任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同年10月就任东条内阁的海军大臣。1944年2月又兼任军令部总长,积极追随东条英机,推行侵略计划;同年秋转任军事参议官。战后,于1948年作为甲级战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5年获释,1976年去世。 
    照片中的英文材料正好与这段材料中的部分介绍相吻合,而且英文材料中的岛田,在珍珠港事件发生时是海军大臣,而珍珠港事件发生在1941年12月7日清晨,笔者查阅的材料中的岛田恰好是1941年10月就任海军大臣,并且一直担任到1944年,说明两个材料中的岛田是同一人,即岛田繁太郎。
    笔者又询问复旦大学日本问题专家冯玮教授,他告之海军大臣相当于海军部长,只能是一个人担任,所以此处岛田只能是岛田繁太郎。
    照片中被收紧腰带的岸信介,乃操纵伪满洲国的五人帮之一,人称满洲之妖,甲级战犯。他曾在1957年、1958年两度组阁,担任过三年多的内阁总理大臣。通过了日美安保条约,他还是战后首开敌视新中国先河的人物。
    看来此人在出狱后仍没有对侵华战争有一丝悔过,相反更加敌视中国。
    至于铃木,因为此杂志是1945年11月的期刊,而此时被捕的甲级战犯中有两名叫铃木的,分别是铃木薰二和铃木贞一,而铃木贞一网上可搜索到的军衔是中将,此照片中的解说称铃木为上校,看来此人只可能是铃木薰二。 

图5 美国兵指挥日本兵修建排水系统

    图5中,一个穿着和服和木屐的战犯在看士兵进行作业。照片下方一段英文,翻译成中文,意谓:“污水处理系统,根据日内瓦公约安装在大森营房,取代了原先几乎不可能提供给大森美国战俘的设施。美国兵指挥着日本兵干体力活,岸信介大臣在吃惊地看着。”
    这段话可能不那么好理解,大森监狱曾是日本关押美国战俘的地方,从语意中可以看出原先这里关押美国战俘时设施很差,不够人性化。至于岸信介吃惊地看着美国人指挥日本兵干体力活,则反映了其心理上的巨大落差。
    从图中可以看出,一旁的美国兵似乎是在监工,指挥着日本兵在进行人工作业。想想二战期间日军是多么的不可一世,可是战败后却一落千丈,不得不在胜利者的面前低头,你若不侵略他人,又何来此下场。同样,战犯们在监狱的生活也受日内瓦公约保护,美国给他们提供基础设施,保障其监狱里的生活,并没有虐待这些曾经的“魔鬼”。
 
图6 战犯站在树干上

    图6是一个戴眼镜穿皮靴的战犯站在被砍下的树干上,微笑着对着镜头。照片下方一段英文,翻译成中文,意谓:“马尼拉的恶棍太田清一上校,曾下令日本士兵用剑和火屠杀平民,以不浪费弹药。他在大森记录上是个小丑。”
    不过照片中的太田清一,很难看出是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或许没有战争的话,他可能是个好人,日本的侵略战争不仅给别国造成创伤,也吞噬着本国人的人性。 

图7 战犯与美国士兵闲聊

    图7是一名战犯在笑着和盟军士兵交谈,右手似乎在做着手势。这张照片并没有英文解说,所以不知他们在做什么。从照片可以看出,监狱四周砌着高高的围墙,围墙上还有铁丝网,照片后面还可以看见远处有一个岗哨,里面站着值班的哨兵,这也是为了防止战犯们逃跑而设置的。
    杂志的32页,整版讲述东条的监狱生活,此页中间有一句黑色突出的大字体英文,翻译成中文,意谓:“军阀东条被营房的其他囚犯以沉默藐视对待。”似乎这句话是整版的标题。下面笔者将此版图片肢解出来分别解读。 

图8 战犯们饭后闲谈,老东条孤坐抽烟

    图8看场景应该是在监狱的食堂,大家好像刚吃完饭在闲聊。图片下方的英文,翻译成中文,意谓:“东条英机吃完有鱼、大豆和大米的午餐后,回头跟其他战争罪犯攀谈,但没人搭理他。”可想而知,一方面这些战犯在监狱待遇很好,没有受到虐待,在盟军看押时期对他们还是讲究人道主义,尽管战犯们之前犯下反人类的罪行。另一方面可知东条与其他战犯们的关系并不好,可能与其做事霸道的个性有关,他在关东军任职时即因独断专行、凶狠残暴有“剃刀将军”之称,要是搁以前这些与他共事的同僚或者手下,哪敢不理他啊?现在东条失势没有了往日的威风,这些人把昔日的怨气都撒在他身上,而在监狱里也不能对他怎样,所以只能孤立他,不理他,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心情是复杂的,已是风烛残年之人,掩饰不了内心的孤独与凄凉。 

图9 医生为东条体检

    图9是盟军医生用听诊器在为东条体检,从图片上看出东条身体很瘦削,但虽为战犯,仍有某种军人的气质。图片下方一段英文,翻译成中文,意谓:“东条英机的体检显示,在左胸下有子弹伤疤。他重94磅。青霉素救了他。”这个伤口应是东条自杀未遂时留下的。
    1945年9月11日,东条被美英等国列入日本头号战犯,当东条看到院子外面的盟军警察进入住所,便用当年希特勒赠送给他的瓦尔特自动手枪向心脏开枪(几天前,东条英机曾让自己的私人医生用炭笔在自己胸口的心脏部位画了一个酒杯大小的圆圈),但由于是左撇子且心脏畸形的原因,子弹打偏了,洞穿了肺部。美国大兵冲入室内时,东条已经濒临死亡……东条说自己朝心脏开枪自杀是为了“让别人能够看清楚自己的脸,从而知道他已经死了”。 

图10 东条与桥本在散步

    图10是一名战犯在陪东条散步。图片下方一段英文,翻译成中文,意谓:“东条唯一的聊天伙伴是黑龙会成员桥本,这也暗示着东条是黑龙会的秘密领导。”
    黑龙会亦称玄洋社。明治年间创立于福冈。为日本反动组织中历史最悠久的团体。玄洋社仅为少数创办者所熟知,黑龙会则为现今的日本人所通晓。当时所有法西斯团体,差不多全是黑龙会会员。这个会最著名的口号是“到黑龙江去”,为日本从事海外军事与政治间谍工作最有力的发动机关。二战结束后,黑龙会被定义为极端右翼组织,于1945年9月13日遭盟国占领当局取缔。
    从照片中不难发现,左边的东条左手夹一支烟,右手背后,俨然领导的派头,而右边的桥本低着头,跟着东条亦步亦趋,好像在聆听训示。从他们穿戴的正装来看,在监狱里面的战犯并不用像一般监狱所要求的那样,都穿着统一的囚服,毕竟这些都是曾经不可一世的日军高级将领,盟军对他们还是优待的。
 
图11 东条写回忆录

    图11似乎是东条在看书,照片下方一段英文,译成中文,意谓:“写回忆录。东条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待在空营房他的小隔间内。”原来他不是在看书,而是在写自己的回忆录,可以看出监狱对他还是很优待的,既让他写东西,又给他单独一个房间。他会写什么样的回忆录,悔过?笔者以为他不可能对侵略战争进行忏悔。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东条在手记中称日本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是“迫于新炸弹威胁并为苏联参战所震慑”,认为“日本以‘战败者’姿态承诺无条件投降大大挫伤了全军士气”。东条还在手记中分析了即将终战时的日本国内形势,称“正走向屈辱和平,否,是屈辱投降”,原因在于“迫于敌人的威胁而轻易举手投降,国政领导者与国民毫无气魄”。
    从这些报道中可以看出,他不但不承认罪行,相反还埋怨政府投降,再后来的东京审判中他也否认自己有罪。他是想占领全亚洲,让所有人臣服于日本,他毫不理会那些死于战争的无辜尸骨,在他眼里没有生命的概念,只有政治,他是个十足的“死不改悔的军国主义者”。
 
图12 东条在看书

    图12是杂志的第32页刊出的一张照片,东条端坐在地上,手里捧着书,嘴里叼着根带过滤烟嘴的烟,脚上穿着皮鞋,身上穿着休闲马甲,他的两边是一排排典型日本建筑的木房子,从照片的光亮度来看,这应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东条显得十分悠闲。
    把照片放大,左上角有一行英文,翻译成中文,意谓:“东条等待着以纽扣鞋和孤独为结果的不光彩的下场。”此图的英文解说与此图相得益彰,笔者以为东条此时恐怕不是全神专注着书本,或许内心正忐忑不安。最终,1948年12月23日,东条作为日本罪行最大的战犯,并未获致穿“纽扣鞋”的漫长囚禁,而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以了绞刑。

(秦风老照片馆提供图片)

上一篇:小学生也演《梁秋燕》
下一篇:我参加了两次国庆阅兵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